评估项目

水库施工渔业养殖损失赔偿;水库养殖承包解约损失补偿评估鉴定报告单位



中国渔业协会和中国水产学会会员单位

全国人民法院委托专业司法鉴定评估机构

 

全国渔业水产评估公司电话:0411-82559411024-2334215713998164122


水库渔业养殖评估;水库渔业资产鉴定;天津水库养殖损失评估

沈阳嘉森森林资源资产价格评估(国家发改委甲级)事务所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国务院第412号令》、《国家发改委32号令》颁发的资质,评估项目包括:渔业、水产、水库、码头、鱼塘、船舶、森林、果树、花卉、动物、苗圃价值评估与损失司法鉴定资质。

渔业司法鉴定;水产司法鉴定;网箱损失司法鉴定;虾塘司法鉴定;鱼塘司法鉴定;自然资源司法鉴定;

三峡集团下属的溪洛渡水电站在泄洪过程中造成大量鱼类死亡,最终的影响评估报告将于近日出炉。

       2014年7月8日至7月13日间,死鱼事件集中爆发于金沙江下游向家坝水电站库区,波及云南、四川2省3市(州)8县(区)。
       1月15日,牵头处理此事的农业部长江办渔业办主任赵依民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透露,经过多部门数月调查,目前初步认定死鱼原因系三峡集团公司所属溪洛渡水电站在泄洪过程中,大量水体下冲将空气带入水体,引起向家坝库区水体中气体过饱最终导致鱼类突发性死亡(俗称气泡病)。
       澎湃新闻获取的一份材料显示,此次事件系溪洛渡水电站“在未做任何警示的情况下,采用不科学的方式成倍提高下泄水量”所致,赵依民称,初步认定责任方为溪洛渡水电站,但目前还没有得出最终定论证明排水量是否科学。
       四川省宜宾市水产渔政局局长陈永胜告诉澎湃新闻,在走访事发地时,发现死鱼尾巴、身体、鳃甚至肠道都有大小不一的气泡,“大的像黄豆,小的和米粒差不多”。
       陈永胜称,实际上类似的死鱼事件自2009年向家坝水电站投入使用后,每年均有发生,但直到2014年7月份的这次爆发,处理和赔偿事宜才被相关部门“提上议程”,他还提到,根据渔民的反映和渔政部门的走访,近年来在向家坝库区下游,距离水面2.5米深度的水域内,难觅鱼群踪影,“渔民们说一条鱼都打不到了”。
       赵依民证实近一两年来确实有收到情况举报材料。目前,长江办正在和三峡集团进行协商,具体的赔偿金额、鱼类死亡数据、处罚措施、下一步的工作方向等暂不方便透露。最终的评估结果近日将出炉,但未必会对社会公布,“按工作流程和要求来”,赵依民表示。
造成长江上游特有鱼类死亡
       据成都商报报道,自2014年7月8日下午开始,金沙江向家坝库区近百公里长的水面上出现大量死鱼,主要为当地常见的草鱼、鲤鱼、江团和银鱼,死鱼数量估计多达数十吨。时值夏日,死鱼尸体腐烂恶臭,对水体造成污染。
       死鱼事故最早由渔民在向家坝库区永善县和雷波县境内的养殖网箱中发现,随后当地渔政管理部门发现天然资源也大量死亡。
       此次死鱼事件主要出现在金沙江向家坝库区至溪洛渡水电站之间江段,江面长度近150公里、水域面积约90平方公里,其中死鱼最多的是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新安镇和云南省昭通市绥江县。向家坝水电站是中国第三大水电站。
       公开资料显示,事故发生点集中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间。
       赵依民称,除了渔民养殖的鱼类,还有一些该区域类特有的鱼类死亡,因珍稀鱼类数量较少,目前难以查证此次事件有没有造成珍稀鱼类死亡,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对渔民造成经济损失外,事故对天然渔业资源和生态的打击更大。
       澎湃新闻获取的材料显示,“根据11月底(编者注:2014年)形成溪洛渡坝下相关水域死鱼事件调查鉴定与损失评估报告,初步估算天然渔业资源资源和养殖渔业损失近千吨,造成经济损失上亿元”。
       赵依民未否认上述材料内容,称目前不方便透露具体数据。
       昭通市渔政站站长龚廷登告诉澎湃新闻,据当地部门的不完全统计,昭通渔民损失大概两三百万。陈永胜则表示,这是近年来死鱼最多的一次,若将对天然渔业资源和生态的打击纳入考量,损失或超亿元。
       上述材料显示,“查明死鱼事故是因三峡集团公司所属溪洛渡水电站的运行调度忽视下游水域的生态安全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在未做任何警示的情况下,采用不科学的方式成倍提高下泄水量,引起向家坝库区水体中气体过饱和导致鱼类突发性死亡(俗称气泡病),造成了重大的生态损失”。
       赵依民称,初步认定责任方为溪洛渡水电站,但目前还没有得出最终定论证明排水量是否科学。
       云南、四川两省渔政部门多名官员向澎湃新闻透露,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主要负责对此事进行调查。
       该所渔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研究室李云峰在回复澎湃新闻的邮件中提到,“我中心会同相关研究部门对本次事件死鱼事件的原因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主要涉及以下3个结论:1、死鱼原因是溪洛渡弃水流量引发的坝下河道气体过饱和所致;2、发生死鱼主要范围为向家坝库区及坝下约70km的保护区水域;3、死鱼对象为该区域范围内的网箱养殖鱼类,以及向家坝库区和坝下河道中对气体过饱和无回避能力的天然鱼类中的仔幼鱼”。
渔政局长质疑渔业影响评价报告
       事后,陈永胜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提到,此事得到了向家坝水电站和溪洛渡水电站所属的三峡集团高度重视。在三峡集团的邀请下,中国科学院水产研究所专家专赴向家坝库区调查死鱼原因。
       但让陈永胜感到“非常生气”的是,在一次与三峡集团、专家、政府商谈的过程中,陈永胜向三峡集团提出需要查看两个项目的渔业影响评价报告,对方称“回去跟领导反映”,随后并无下文。截至发稿时,澎湃新闻未能联系上三峡集团有关人员予以置评。
       赵依民表示,一般大型工程上马均需拿到相关环评文件,但“内容是否详细,预测是否科学就难说”。
       “我觉得这就是不作为”,陈永胜称,近年来死鱼事件时有发生,一旦溪洛渡和向家坝开闸泄洪,库区以及水库下游的水域均会监控到死鱼漂浮到水面,死亡原因和此次相同。“避免不了,除非不发电”,陈永胜说。
       他还提到,实际上,死鱼事件自2009年向家坝水电站投入使用后,每年均有发生,渔民多次向渔政部门反映,希望三峡公司能补偿,但对方并未赔偿,时间久了,现在统计损失量也是难题。
       直到2014年7月份的死鱼大规模出现,调查评估才被相关部门“提上议程”,陈永胜还称,根据渔民的反映和渔政部门的走访,近年来在向家坝库区下游,距离水面2.5米深度的水域内,难觅鱼群的踪影,渔民生计受到威胁。
       
(原标题:三峡下属水电站泄洪致死大量鱼类,渔政官员称损失或超亿元)


8.6*7*9*10*12*